TXT小说下载网 > 香江1966,从九龙城寨开始崛起 > 第一把零八章:你这是在害她

第一把零八章:你这是在害她

最新网址:www.sjwx.info
    少女的天真烂漫的样子很可爱,江嘉豪苦笑着摇了摇头,回应道:“江嘉豪”。

    随后他指了指桌上的一些符咒问道:“看得出,你很懂画符咒?”

    “也不是啦,我画的这些符咒只有形没有神,作用很小啦,是练手而已,连送人的资格都不够呢。”

    “严格来说,我现在会的符咒,只有七种而已,你问这个干嘛?”

    “哦,你也想来阿婆求符咒吗?”

    “阿婆已经很久不画符咒了,你若是着急用,我画的你可以拿一些走,虽然可能没什么用。”

    张静在桌上一些符咒内挑挑拣拣,挑出了几张认为最满意的杰作,递给江嘉豪,大眼睛不灵不灵的。

    江嘉豪好奇地接过符咒打量着,好吧,这些符咒虽然画得很好看,但在他的眼中,依然是鬼画符。

    询问符咒的作用,少女不吝解释,将几个符咒的功效都说了,有驱邪符,姻缘符,求财符,求学符,平安符,消灾符等。

    用张静的话说,来神堂求符咒的人,通常只会求取这几种符咒,所以阿婆只教了她这几种。

    但就是这几种符咒,她都练习了好几年了呢。

    “你真厉害。”将几张符咒小心翼翼的折起,收进胸前的口袋,江嘉豪毫不吝啬地送出了赞扬。

    张静苦恼地摇了摇头:“你就别挖苦我了,我都练了这么多年,才能做出这些符咒。”

    “当年阿婆她,可是跟着祖师学了几个月,就全都学会了呢,跟阿婆一比,我就是个笨蛋。”

    少女见江嘉豪小心翼翼地收起了符咒,嘴角弯起美滋滋的弧度,觉得自己的辛苦受到了肯定。

    江嘉豪闻言摇头失笑,他可是从沐婉柔的口中,听过张玲大师的传奇一生。

    如果随随便便一个人都那么厉害,那大师就不值钱了。

    猛然间,江嘉豪的笑容戛然而止。

    他在张静一脸疑惑的表情中跑出院落,又风风火火地跑了回来,手里多了一个皮包。

    将皮包放在腿上,江嘉豪从里面拿出一本被灰布包裹着的古籍,递给张静:“我偶然间得到的古籍,里面都是符咒,你能看懂吗?”

    “这,这,这...这不是符咒,是...术法?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东西?”

    “天呐,我只看了一眼就觉得头晕目眩,心神絮乱。”

    张静好奇地翻看了古籍,只看了一页,便身体摇摇晃晃,险些摔倒,连忙合上了古籍,拿过眼罩戴上,才缓和了许多。

    她的声音中满是诧异与震惊,拉着江嘉豪的手,就朝着厢房跑去,敲响了张玲的房门。

    “什么事情毛毛躁躁的,我平时教给你的养气功夫,你都忘了吗?”

    对于张静与江嘉豪一同出现,张玲似乎并不好奇,只是宠溺地揉了揉张静的脑袋,随后被她手中的古籍吸引。

    张静见状,连忙将古籍递给张玲,解释道:“阿婆,这是他带来的,好像是...是...术法秘籍?”

    “胡闹,术法秘籍早就失传了,不要乱言,回去继续练习符咒。”

    张玲的身体明显多了几分颤抖,一把抢过古籍,指了指远处的大殿。

    张静讷讷地点头,回去继续练习符咒了,江嘉豪想离开,被张玲叫住。

    “你进来下。”

    “喔。”

    江嘉豪跟着张玲进了厢房,张玲反身关上了房门,又点燃了几根蜡烛,让屋内更亮一些。

    她坐在桌子边,揭开了脸上的眼罩,露出一双灰白的瞳孔。

    她闭上了眸子,手掌抚摸着古籍,身体颤抖个不停。

    猛然间,张玲一口鲜血喷出,身上的精气神仿佛都散去了大半。

    江嘉豪连忙搀扶着张玲,生怕她摔倒,担忧地问道:“张玲大师,您没事吧?”

    张玲取出手帕擦了擦嘴角的血渍,不在意地摆了摆手,幽幽问道:“这本古籍,你是从何处得来?”

    “我之前收军火的时候,路过一处殡宫。”

    江嘉豪被张玲那没有瞳孔的眼白盯着,下意识咽了咽口水,并没做隐瞒,将下殡宫的事情交代了一个遍。

    随后他拿出用灰布包裹的罗盘,递给张玲,继续道:“我知道,我不应该好奇心太重,去开了铸铁棺,但现在开都开了,也没什么后悔的。”

    “当时红木棺材里的暗格,就发现这两样东西,至于免死金牌之类的东西,都是在棺材里,摆在明面。”

    张玲全程听着江嘉豪诉说经过,默默摇头,多了些许埋怨:“你不该把古籍给小静看的,你这是在害她。”

    “也罢,事已至此,说什么都没用了,这古籍与罗盘,你准备怎么处理?”

    江嘉豪闻言皱了皱眉头,不知道张玲口中害了的意思,是什么意思。

    他见张玲似乎很重视古籍和罗盘,便笑道:“这上面的东西我根本看不懂,宝物配英雄,那就送给张大师吧。”

    张玲一愣,苦笑着摇了摇头,拒绝道:“这个东西因果太大,赠与谁都是在索命。”

    “我很奇怪,如果是盗墓贼开棺,在见到古尸的那一刻,就该死了才对。”

    “依你所言,你们一行九十多人,竟然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江嘉豪皱了皱眉:“也不算什么事都没发生,之前猪笼大混战,我的兄弟战死一半以上,去过殡宫的只剩下二十几人,都在监狱里关着。”

    “那不算,你们混社团,本就是生死间跳舞,跟下没下过殡宫,关系不大。”

    “古籍送就免了,我还想多活几年。”

    “这样,古籍和罗盘先放在我这里,我仔细研究研究,等你离去时再还给你。”

    “江嘉豪,小静本与你毫无因果,但因为这一本古籍,你们之间就产生了因果纠葛。”

    “如果未来某一天小静遭难,多是因你牵连而致,不管那时你在干什么,都要救她水深火热之中。”

    “这是你欠她的,必须要还!”

    “去吧,很晚了,我要休息了。”

    张玲抚摸着古籍,对着江嘉豪发布了逐客令。

    江嘉豪打量着张玲那不像是开玩笑的表情,郑重地点了点头:“如果日后小静遇险,只要我还活着,定当救援!”

    张玲不响,只是对着木门招了招手,江嘉豪就震惊的发现,木门竟然自己打开了?

    “这就有点玄乎了吧?”

    江嘉豪站在门口,望着屋内张玲翻阅古籍,屋门自行关闭,没来由的身体一个哆嗦。

    上辈子睡死人堆,睡乱葬岗,都没今天遇到的稀奇事更离谱。

    趁着天还没大黑,江嘉豪将院落内的神堂都逛了逛,给认识的,不认识的神像都上了香,求了个平安。

    虽然这种求法可能没多大作用,江嘉豪也就是图个心安。

    临回厢房时,见阿静还在练习画符咒,便回车里取了些糕点,送给阿静做夜宵,换来了阿静的好感度。
最新网址:www.sjwx.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