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网 > 分手后,林总惊觉他才是替身 > 气疯了

气疯了

最新网址:www.sjwx.info
    林青松站起来大步流星地往电脑桌前面走,任自闲发邮件处理工作从来不背着他,所以他很顺利地进了任自闲的邮箱。

    邮箱里面除了工作内容就只有一封未发出的邮件,收件人为空。

    林青松点开来看,那是一串音频录音的附件。

    “林青松,这段时间我还是想了很多,”是任自闲的声音传来,“有些事情我必须要和你坦白。”

    “这是怎么回……”苏晔刚刚开口就被唐婉制止了。

    任自闲的声音有电子杂音,沉沉的就像是她平日里做实验报告一样:“首先就是我们的相遇是意外但也不是意外,接受你的包养只是因为你可以让我更快进入文修圈子罢了。从头到尾都是利用。”

    任自闲清晰地说:“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你。”

    唐婉看了一眼林青松,对方并没有任何不悦,只是静静听着。

    “然后就是,我在丰京读大学的时候曾经有个男朋友。”

    林青松拧眉:“这不可能!”

    “对啊,我也没查到,她什么时候谈过恋爱了?”唐婉也知道任自闲并无感情史。

    任自闲的录音还在播放:“我和他在大学的时候就认识……”

    她的声音像是带着潮湿,娓娓道来。

    任自闲高中毕业以省状元的成绩拿下了丰京大学全额的奖学金,姜黎教授的课程很紧,就算是全身心投入也不容易,更何况任自闲还要一边给自己和奶奶挣生活费一边上学。

    所以哪怕是她聪明,也是十分艰难的。

    大一的十一月份,她接到了林雪棣的导游委托,一天一千五,只需要早上两个小时陪着林雪棣逛逛就可以了。

    也就是这份工作让她在短时间之内有了些喘息的机会。

    林雪棣回去之后两人也没有断了联系。

    林雪棣从来不主动给任自闲钱,但是他会绞尽脑汁地想一些办法帮助任自闲。

    比如他和任自闲说想要丰京限定的某个玩偶,任自闲排队给他买来也安心收下他给的跑腿费。

    林雪棣总是如此温柔,这种温柔又满含热情的性格一看就是家里千宠万爱长大的孩子。

    两人偶尔也会聊起一些学业上的事情,林雪棣大任自闲两岁,在一些公共课上可以给她建议。

    还会在课题选择和为人处世上面指导任自闲。

    他从来没有旁敲侧击过任自闲家里的情况,一切让任自闲难堪的话题都被林雪棣巧妙地避开了。

    任自闲在最黑暗的时候,曾有这样一束光找到过她。

    而后林雪棣为了任自闲转到了丰京大学。

    任自闲为此和他大吵一架,指责他不该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

    同样也是雨天的夜晚,林雪棣抱着湿漉漉的小簋出现在她家门口。

    他抓着小簋的爪子向她招招手:“请问这里能不能收留没有人要的小流浪狗呢?”

    那天屋外暴雨滂沱,林雪棣垂着眼眸含着笑意看她,轻声哄她:“你看我都变成小流浪了,还不能留在你身边吗?”

    林雪棣说:“我以前没有追过人,也知道我不该不和你说就擅自跑来,这件事确实是我思虑欠妥。”

    任自闲没有说话,自从家里出事之后,她变得无法乐观地考虑未来。

    之前也不是没有人追求过她,这些人的心意全被任自闲推了回去。

    她害怕接受别人的好意,怕自己还不起也怕自己丢了心。

    她从没想过在一个大雨滂沱的雨夜会有人向她走来。

    任自闲在那个夜晚突然就想要往前走一步了,她笑了:“林雪棣,你是想和我一起养这只小狗吗?”

    任自闲的录音里隐去了林雪棣的名字,但是林青松唐婉甚至是苏晔也都在一瞬间明白了任自闲之前的男朋友是谁。

    在任自闲大一的时候独自去丰京旅游,还为了她转学过去……

    任自闲的自述十分详细,故意要在林青松的心上扎刀子。

    最后还谢谢这段时间林青松的陪伴,语气疏离又客气。

    林青松不敢相信,他喃喃道:“这不可能……她喜欢我,她对我一见钟……”

    他突然身形一顿,一见钟情?

    钟情的是他还是和他六七分像的林雪棣?

    为什么她在床上要捂住他的眼睛?

    林青松电光火石之间突然想起了几个月之前,任自闲打电话问他回不回来吃饭。

    她说,她做了鲍鱼粥……

    唐婉听到了林青松的喃喃自语,一愣:“你不是海鲜过敏?”

    “鲍鱼粥,是林雪棣喜欢的。”林青松说话很轻。

    唐婉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

    就见林青松他一拳锤在桌子上,一瞬间连玻璃都跟着颤抖,桌上的玻璃杯分崩离析,碎片四溅扎进林青松的拳头。

    苏晔立刻把唐婉护在身后,拧眉刚想说什么就见林青松红了眼。

    他平静的神情突然撕裂,身体因为愤怒而发抖,在为了两人旅行规划的时候,任自闲就已经想好要丢下他了!

    她当时想的是什么?是觉得他可怜还是可笑?

    她看向他眼里全是爱慕,又几分是对他的?

    林青松脖子上的青筋因为愤怒暴起,他从喉咙里发出嘶吼:“去找她!把任自闲给我抓回来!”

    ……

    任自闲从噩梦之中醒来,她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睡着。

    脸颊额头被汗水浸湿,眼前迷蒙无法聚焦,窗外是灰蒙蒙的天,枯枝上面站着两只滚圆的麻雀。

    今天是初四,空气中弥漫着火药的味道,应该是哪家人有放了鞭炮。

    自从任自闲被安排在这栋农宅之后,她已经四天没有踏出门了。

    乌天佑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资料堆满了整个房间,从第二天之后,每天都会有人来给她讲课,都是陌生面孔,但文修鉴赏知识渊博令人咋舌。

    任自闲从单人床上坐起来,疲惫感从她的四肢向躯体蔓延,像是坠入了沼泽一样无力。

    她习惯性地找手机,突然想起来手机被她扔在了路上,凭借着上面的卫星定位林青松早晚能找到她。

    任自闲突然顿在了原地,虽然身体疲惫但神经却前所未有的轻松。

    她终于不用骗林青松了。

    任自闲轻轻扯了扯嘴角想要笑,然而一滴泪却率先滴了下来。

    林青松应该气疯了吧。
最新网址:www.sjwx.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