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网 > 我本边军一小卒 > 第二百三十五章 窃权柄!空城计!攻城!

第二百三十五章 窃权柄!空城计!攻城!

最新网址:www.sjwx.info
    冠军城头上,破罡弩箭每隔一段时间,便有如暴雨倾泻而下。

    从虚空的高处看去。

    短短不到半刻的工夫,原本空旷的冠军城外,便被密集落下的弩箭造就了一片密集的‘麦田’。

    无数蛮族士卒的尸体,连同他们座下的战马,用血肉化作了这片‘麦田’中最肥沃的养料。

    与身边那眼神冷漠的龙族第七境不同,那身形佝偻的老者是真的心痛。

    他不是没有跟雍人厮杀过,也不是不知道雍人的强大。

    可过往与雍人的任何一场战争,就算雍人在不少方面占尽优势,但本质上依旧是血肉、修为上的碰撞。

    双方你来我往,互有伤亡。

    所谓胜负,也不过只是某一方死的人多一些罢了。

    可今日的这一幕,却是有些打破了他对战争的习惯性认知。

    十数里之外,别提交锋了。

    大多数蛮族士卒甚至尚未真正看到对手的模样,就死在了路上。

    在那一轮接一轮落下的破罡箭雨面前,苦练多年的骑术、武技,根本没有在战场上展露的机会,便被彻底摧毁。

    在如此可怕的现实面前,就算是再武勇的勇士,也会恐惧、畏缩。

    期间,不是没有元神境真人和法相金身大能出手,想要以强大的法力遮蔽虚空,阻拦那些箭雨落下。

    只可惜那些弩箭上似乎铭刻了某种他们蛮族不理解的符文。

    如今单单只是少量的话,影响还不大。

    数量一多,便会扰乱四周的天地元气。

    这样一来,就算是这些足以改变一场战局的强者,也无法完全阻止那些破罡弩箭的下落。

    只能坐视麾下族人不断死去,然后为了活命,引发一系列近乎溃逃的混乱。

    ‘可怕的雍人……’

    面对如此骇人的一幕,那蛮族第七境老者心中感慨一声。

    现在怎么办?

    撤退吗?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数万骑军兴师动众,不远数千里奔袭冠军城,要是连城墙都没摸到就直接撤退。

    传回去不说部族会沦为整个草原的笑柄。

    可汗也不会放过他。

    毕竟想要获得力量,是需要代价的。

    本该在第六境苍老至死的他,如今一举登临第七境,获得了八百载寿元上限。

    自然要有所付出。

    而攻破冠军城,替可汗打开南下幽州的缺口,就是他要付出的代价。

    为此,就算是死上一些族人,想来也是值得的。

    在确认身边那条蛟龙不想过多参与这场战事之后,那蛮族第七境老者心中叹息一声,一步从虚空踏出。

    那一瞬间,第七境强大的真仙之力宣泄而出。

    没有任何的动作,只是简单地站在那里。

    方圆数里范围之内的空间,便仿佛陷入了凝固。

    仓惶逃遁的蛮族士卒,身形僵直在原地,不再逃遁。

    手中向着同族挥舞的弯刀,也再也落不下去了。

    “同族相残,实在不堪……”

    听到虚空中自家老祖的这声感慨,那些被凝固在原地的蛮族士卒眼中闪过一抹羞惭。

    刚刚被巨大恐惧吞噬了内心,如今冷静下来,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到底作出了怎样的混账事。

    好在这时,老祖只漠然扫视了他们一眼,便回首望向了冠军城的方向。

    恰巧这时,又是一轮破罡箭雨落下。

    望着那势如破竹的磅礴箭雨,那位蛮族老祖淡淡道了一声。

    “止。”

    话音一落,言出法随。

    先前就算是第六境大能也有些力不从心的可怕破罡箭雨,在这个简短的字音落下后,骤然于虚空一顿。

    这种从急速到静止的瞬间转变,实在是远超常人的想像。

    此时另一边的冠军城头上,亲眼见证这一幕的一众士卒便是如此。

    看着那密密麻麻凝固在虚空中的粗壮弩箭,不少士卒下意识惊呼道。

    “不可能!”

    “怎么会这样!”

    刚刚还无往不利,屠戮无数蛮族士卒的神兵利器,在虚空中那蛮族老狗面前,却宛如孩童手中的玩具一般。

    如此诡异的一幕,让他们无法理解。

    直到不远处那些簇拥在侯爷身边的某位将官,忽然惊叹一声。

    “第七境……武道真仙……”

    仙,异人也。

    如果说踏足中三境的天门大宗师,只是一个门槛的话。

    那作为上三境第一境的第七境,便是天堑。

    迈不过去,哪怕是第六境走到了极致,终究也只是蝼蚁。

    只有真正迈过去了,这方天地才真正算是有了一席之地。

    一身伟力,不再只是局限于所谓的真元、法力的限制。

    天心映照,行使部分天地权柄。

    这就是第七境拥有‘仙’这个独特称谓的原因所在。

    听着身边不断响起的惊呼声,微阖双目的韩绍,缓缓睁开了眼。

    虚空中那道蛮族老者的身影,在虚空中密密麻麻破罡弩箭的映衬下,威势惊天,目光睥睨。

    韩绍抬眼,隔着十数里的距离,与之远远对视了一眼,瞬间感觉眉心刺痛。

    那道看似渺小、佝偻的身影,仿佛背负了一片天地一般。

    哪怕只是一道视线,也依旧沉重无比。

    重到足以压垮他的脊梁,碾碎他的神魂!

    凡人,不可直视神。

    因为规则、权柄。

    仙,也是如此。

    一旁的公孙峙见状,本打算第一时间出手替他解围。

    可念头刚出了小半,便又收了回去。

    他准备让这厮稍稍吃上一点苦头。

    省得这家伙不知道天高地厚,嘴巴一张便敢大言不惭地想要诛仙!

    然而就在公孙峙觉得给这厮吃的苦头差不多了,准备出手的时候,却见韩绍摆手示意道。

    “不急,等等再说。”

    说话间,公孙峙这才发现这厮那张白净的面容,虽然隐隐苍白了几分,但无论眼神还是精神,都没有任何颓丧萎靡之色。

    反倒是越发显得锋芒毕露。

    ‘这……’

    公孙峙心底暗暗咋舌。

    最终也将之归咎到他‘大能转世’的身份上去。

    否则真的无法解释,一個第六境如何能扛过第七境真仙的目光。

    对此,韩绍也没有解释。

    刚刚那一眼,让他感觉到了几分不对劲。

    对面那尊看似威严的‘仙’,似乎有些不完整。

    念头倏忽转过,韩绍没有直接问出口,只是平静道。

    “对面那尊第七境,祖父可认识?”

    公孙峙目光扫过,仔细辨认了一番,然后摇头否认道。

    “不认识。”

    说完,他忽然也意识到了不对劲。

    这世上存世的第七境虽然不少,但因为登仙需要映照天心的缘故。

    所以每一尊第七境,互相之间大抵上都是有谱的。

    眼前这尊却极为陌生,仿佛突然冒出来的一般。

    ‘倒是古怪得很……’

    公孙峙心中嘀咕一声。

    不过倒也没有往深处想。

    毕竟他是于一百多年前成道的,在第七境这个群体中,尚属于年轻一辈。

    有些老不死若是成道时间过于久远,他还真不一定能认出来。

    唯有回去翻阅一番族中典籍,才能有定论。

    只是相对于公孙峙的轻松,韩绍却是忍不住蹙了蹙眉。

    ‘莫不是龙族……真能造仙?’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的韩绍心中忽然涌出了一股莫名的怒意。

    仿佛某些属于自己的权柄被篡夺一般。

    韩绍吐出一口浊气,微微松开了几分本命神魂的束缚与限制。

    原本略显苍白的脸色,也随之渐渐恢复了正常。

    再次抬眼望向远处那道蛮族老者身影,这一次终于没有感觉到半分不适。

    两相对视,对面那双苍老的眼眸中似乎也闪现出一抹讶异。

    只是如今大军已经兵临城下,这个时候再在意这些细枝末节的事情,未免有些太过本末倒置。

    攻城、破城,才是眼下唯一要做的事情。

    这是他与可汗做的一场交易。

    断然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

    “调头,攻城。”

    那蛮族老者说着,枯瘦的手指向着冠军城遥遥一指。

    “让老祖我看一看你们的武勇。”

    “也让可汗看一看你们的忠诚。”

    话音一落。

    束缚住数万人的虚无之力,骤然消散。

    一阵短暂的混乱和迟滞之后,数万蛮族大军终于再次动了。

    这一次,他们不再因为恐惧而四散而逃。

    而后赤红着双目,直接调转马首,向着冠军城的方向策马冲去。

    既然使者那名为瞒天过海的大神通,已经成了笑话。

    一切遮掩便都没有了意义。

    唯有强攻!

    只要有老祖在,他们就不信自己数万精锐铁骑攻不破这区区冠军城!

    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就在蛮族大军策马狂奔,想要在最短的时间里冲过这十数里距离的时候,如今还隐匿在虚空中的那尊龙族真仙,目光望向远处的冠军城,又望向另一边那尊蛮族真仙。

    此时在祂的视线里,不但下方那数万大军头顶渐渐生出一股浓郁的灰色不详气息。

    “死气?”

    怎么会这样?

    那龙族真仙目光闪过一抹迟疑。

    如此浓郁的死气笼罩头顶,这就预示着这一次的攻城之战,可谓是十死无生。

    那数万蛮族士卒要死。

    那尊蛮族真仙同样也要死!

    虽然祂并不在意这些蝼蚁的死活,可考虑到族中谋划的大事,还需要这些蝼蚁。

    所以在蹙眉想了想之后,祂还是准备出言阻止这一场必死之战。

    只是就在祂刚要有所动作的时候,心中陡然一阵心惊肉跳。

    而后恍若心有所感一般,再次向着城头方向看去。

    这一眼之下,这条在人族面前永远是一副鼻孔朝天的孽龙,一双冰冷竖瞳剧烈收缩、颤抖。

    “他在看我!在看我!”

    “不对!只是区区第六境的蝼蚁,他怎么看得到我?”

    还有……

    祂似乎隐隐感觉到对方身上有着一股极为可怕的残留气息。

    龙魂怨力!

    他屠过龙!

    而且从龙魂怨力的精纯程度上来看,不是血脉不纯的杂龙!

    那是条真龙!

    震惊之下,祂猛不丁地意识到,先前破了祂瞒天过海大神通的人,或许并不是城中那尊第七境!

    而是那身居人前,看似不起眼的第六境蝼蚁!

    ‘有诈!’

    心中疾呼一声,那龙族真仙英挺有如神铸的面容上,闪过一抹惊惧的神色。

    什么蝼蚁死活,什么族中大计,还管个屁!

    几乎是念头升起的那一瞬间。

    本就隐匿于虚空中的身影,骤然一动。

    等再出现便已经是五十里之外。

    可就在祂回首再次望向冠军城方向的时候,却发现对方只是稍稍愣了一下。

    而后便稍稍偏移了视线,继续向祂看来。

    没有任何言语,也没有任何神魂压迫,就是这么静静地瞥着祂。

    可偏偏这种沉默无声的漠然表情,却让祂额间见汗。

    ‘见鬼!果然是他!他果然能看到我!’

    ‘哦!不对!他还在看我!还在看我!’

    没有任何犹豫。

    又是一步踏出。

    再出现已经是百里之外。

    可让祂惊悚到近乎绝望的是,对方的目光有如附骨之疽一般,如影随形。

    自己到了哪里,对方的目光就跟着到了哪里。

    直到祂咬牙一跑再跑,快要三百里的时候,对方的唇息微动了下。

    分明在说:“给龙族一个面子,再有下次……”

    ……

    看着小地图上那枚特征明显的赤红小点,以极快的速度,连续闪动远去。

    韩绍原本平静的嘴角,终于忍不住勾起。

    这世上最可怕的东西,永远存在于自己的想象中。

    韩绍也没想到自己只是看了那条泥鳅几眼,就将对方吓成这样。

    竟然一溜烟就跑得没了踪影。

    对此,韩绍是有些惋惜的。

    如果有可能的话,他是想将这条泥鳅一起留下的。

    只可惜这家伙太过于稳健了些。

    一旁的公孙峙见大战之时,韩绍还有心情笑,不由好奇道。

    “你笑什么?”

    韩绍没有回头看他,只是淡淡道。

    “看到一个有趣的灵魂。”

    跟公孙峙逗趣了一句,韩绍接着又冒出一句。

    “祖父觉得我今日登仙如何?”

    还没从前一句‘有趣的灵魂’中反应过来的公孙峙,整个无语住了。

    登仙?

    这仙,是你说登就登的?

    牛皮吹得震天响,你咋不上天?

    公孙峙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刚想说什么,便听韩绍继续大言不惭道。

    “劳驾祖父准备一下,待会儿助我斩仙。”

    说完,韩绍不再理会公孙峙如何反应。

    下面那些蛮狗冲得很快。

    接下来这一波真刀实枪的城防战,在韩压着绍没有动用三百陷阵老卒的前提下,刚开始肯定会死人。

    死很多人。

    本以为自己会有所不忍的韩绍,此时出乎预料的平静。

    平静地看着身边这些士卒去死,因为只有经历过血与火的淬炼,活下来的人才能稳稳接住他即将给予他们的馈赠。

    也才会真正从内心里真正的感激他。

    毕竟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

    ……

    就在数万蛮骑即将临近城墙的时候,虚空中那尊蛮族真仙终于动了。

    挥手间。

    那被凝固在虚空中的三千破罡弩箭,陡然倒转了方向,面向冠军城。

    而后瞬间电射而至。

    速度、威力,甚至比从破罡弩射出来的时候,还要快、还要大!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到了所有人面前。

    一直身处韩绍身后的公孙峙见状,当即上前一步。

    顷刻间。

    那三千看似恐怖破罡弩箭,便在两道真仙之力的交锋,化作了漫天齑粉。

    对此,韩绍不禁摇头叹息一声。

    都是钱啊!

    大炮一响,黄金万两。

    实际上,这破罡弩真正昂贵的地方,便在于弩箭上。

    只是这个时候,明显不是心疼钱财的时候。

    而就在公孙峙和那蛮族真仙隔空对峙的时候。

    下方那些已经冲到城墙下的蛮族骑军,同样也有了动作。

    一根根早已准备好的粗壮铁矛,在真气、真元的裹挟下,飞跃极近的空间,破开城墙上的砖石。

    而后在城墙上,形成了一道道一直延绵到城墙上的楔子。

    这期间,之前‘哑火’了一阵的破罡弩,调转了方向,再次倾泻起来。

    死亡,一波波来临。

    可到了此刻,恐惧、害怕都已经没有了意义。

    更何况这些蛮族身处草原那等极端苦寒之地,早已学会了坚韧,也会学会了残忍。

    对别人残忍,也可以对自己残忍!

    “为了可汗!”

    “以长生天之名!杀!”

    阵阵状若野兽的咆哮声中,这些天生骑士在面对身前高耸的城墙,不得不放弃了自己最强大的手段。

    一道道气息强大的身影,身先士卒。

    瞬间从马背上冲天而起,踩着那些刚刚被钉在城墙上的楔子,大步踏上。

    ……

    (本章完)

最新网址:www.sjwx.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