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网 > 千岁词 > 第272章 同仇敌忾

第272章 同仇敌忾

最新网址:www.sjwx.info
    琴奢宝珈闻言缓缓点头。

    她唇角含笑,再度饮下一口葡萄酒。

    “你心里有数就好。”

    克尔瓦龙芝看向场内往来之人,冷笑着蹙眉道:

    “雅达安卓卓今日没来?”

    说到雅达安卓卓,琴奢宝珈方才唇边那抹笑意也转了凉。

    她当即嗤笑一声,道:“谁知道呢,兴许还在家哄她那位夫君罢。对了,你堂哥还好吗?”

    克尔瓦龙芝见状微微叹气。

    “他啊,那怎么好得了,自然是至今还没有完全放下。”

    说到雅达安氏的掌姓人雅达安卓卓,这两位显然都没有什么好脸色。

    ——原因无他,同仇敌忾。

    克尔瓦龙芝及其妹妹克尔瓦龙莲虽为嫡出,但是她们姐妹二人的父亲,却是族中庶出。

    雅达安卓卓的母亲本是出身克尔瓦氏嫡出的贵女,也就是克尔瓦龙芝父亲的嫡姐。而雅达安卓卓的第一位丈夫,则是克尔瓦龙芝的一位父辈同为庶出的堂兄。

    其实,克尔瓦龙芝跟那位比她大了九岁的堂兄克尔瓦子仪儿时关系很好。

    后来克尔瓦子仪因为爱慕雅达安卓卓,选择放弃氏族中所有继承权,只带着一份“嫁妆”入赘了雅达安氏。

    自此以后,他们堂兄妹之间便鲜少联系了,直到.

    十年前雅达安卓卓色令智昏,休弃了自己的原配丈夫,与捡来的伊闼罗氏大公子伊闼罗竺珀成婚了。

    克尔瓦子仪虽然无家可归,但却也不愿给克尔瓦氏带来非议,所以拒绝了已经做了掌姓人的堂妹的接济,自己独居在了城郊。

    而琴奢宝珈之所以看不惯雅达安卓卓和她的新赘婿,也是差不多的理由。

    她那位比她大了十岁的堂姐琴奢宝珠,当年正是那位被逐出伊闼罗氏的大公子竺珀年少时的原配发妻!

    曾经的“堂姐夫”在氏族夺位中败落下峰,本就是无能的表现,而在夺位失败后,居然还要依靠旧日爱慕者的怜宠活命,实在令人不齿!

    琴奢宝珈替自己的堂姐感到羞辱!

    她甚至私心里想:多亏她的堂姐宝珠走得早,否则见到他如今那副落水狗的落魄模样,还不定有多伤心。

    至少,堂姐宝珠走在了最爱他的时候,也走在了他最爱她的时候,更走在了他最值得被女人所爱的时候。

    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

    琴奢宝珈心里突然有些复杂。

    曾几何时,堂姐的婚事也曾羡煞了氏族中的无数姐妹。

    这位“堂姐夫”少时是麝敦城中出了名的美男子,还很有本事,年纪轻轻便成为了伊闼罗氏中炙手可热的掌毒医律。

    可惜后来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居然看上了雅达安卓卓那个虚伪如毒蛇般的女人。

    想到此处,琴奢宝珈冷声道:

    “那种女人,你堂哥还惦记着她做什么?他也真是的,实在优柔寡断,立不住跟脚。”

    其实,关于克尔瓦龙芝的堂哥克尔瓦子仪,琴奢宝珈私心里未尝不是同样有几分瞧不起。

    好好的一位克尔瓦氏贵子,听说年轻时还是位极擅经商理财的料子。谁知偏生长了一颗识人不清脑子,成了一个睁眼瞎——还是一个满心情情爱爱、当立不立、当断不断的书呆子。

    琴奢宝珈说到这里,冷冷笑了一声道:

    “我瞧啊,今日雅达安卓卓分明是没脸来的。这毕竟是伊闼罗氏的地方,她捡了人家伊闼罗氏掌姓人家里不要的‘破烂’,总归还是要有几分羞赧之心的。”

    克尔瓦龙芝闻言却笑了。

    “这你可就真是想多了。两年前你刚刚成为琴奢氏的掌姓人,所以对过去的事有所不知。

    八年前的卢尔达宴也是伊闼罗氏主办,雅达安卓卓不仅来了,居然还是带着她那刚刚治好了手脚的赘婿一起来的。”

    “什么?”

    琴奢宝珈愕然。

    “.她怎么敢的?难道就不怕伊闼罗氏掌姓人震怒?”

    克尔瓦龙芝笑笑。

    “可不就是震怒了吗?你是没瞧见啊。那时候的伊闼罗氏掌姓人还年轻,不过才十八岁,跟你现在差不多,都是刚刚当上氏族的掌姓人两年而已。

    年轻人嘛,兴许还沉不住气,八年前的卢尔达宴上,伊闼罗氏掌姓人见到那位竺珀公子,当即就落了脸。而当时伊闼罗氏的修罗小公子那年也才十岁罢了,孩子心性压不住火气,小公子更是气得当场摔了月光杯,弄得好好一个卢尔达宴杯盘狼藉。”

    琴奢宝珈一脸错愕的看着她:

    “什么,那次居然闹得如此难看?”

    “可不。”

    克尔瓦龙芝面色复杂的缓缓摇了摇头。

    “其实,当日伊闼罗氏那位小公子摔碎的月光杯,本是冲着竺珀公子的脸砸过去的。

    不过好在坐在他身边的伊闼罗氏掌姓人还有理智,于是伸手阻了修罗小公子一下,因此月光杯才砸偏了碎在了地上。否则啊”

    琴奢宝珈冷冷笑着接道:

    “否则,那位靠脸靠女人吃饭的竺珀大公子岂不是要见了血?见血也就算了,若是毁了容,雅达安掌姓人可是要心疼的。”

    她说到这里微微一顿,忽而道:

    “对了,那位伊闼罗氏的小公子如今应该也已经十八岁了。今日这卢尔达宴,莫非伊闼罗掌姓人还有别的打算?”

    比如给弟弟相看一番,看看是否有合心意的贵女?

    毕竟在西疆酆斓九大高种姓中的贵子,大多数都是十八岁成婚,贵女则会更早一些。

    克尔瓦龙芝微微一愣,与琴奢宝珠对视一瞬。

    她的视线不经意从席上已经到场的诸位掌姓人、尤其是他们随行带在身边的年轻一代贵子贵女们身上略过。

    然后蹙眉道:“啧,是我失策了,竟没有提前准备伊闼罗氏若有这个想法,我们也该有所行动才是。”

    琴奢宝珈笑道:

    “我就是随口一说,你还上心了?不过,我倒是记得你的妹妹们都已嫁人了,莫非你手里还有合适的人选?”

    克尔瓦龙芝笑笑道:

    “没有也不打紧,想想办法,总归会有的。我叔父家的堂妹倒是还未许亲,年龄也算合适——”

    “——快打住!”

    琴奢宝珈连忙扶额打断她。

    “你口中的叔父,该不会就是雅达安卓卓那位嫡亲的舅舅罢?”

    克尔瓦龙芝哈哈一笑,道:

    “自然不是他了,是我的另一位庶出叔父的女儿。你当我蠢吗?忙忙碌碌,最后却给雅达安卓卓做嫁衣?”

    琴奢宝珈这才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我还当你病急乱投医,急糊涂了。”

    克尔瓦龙芝闻言微微叹气,坦白道:“其实,我确实很想跟伊闼罗氏联姻。”

    琴奢宝珈笑道:“你这话说的,咱们九大高种姓中,谁人不想与伊闼罗氏联姻?

    那可是世代清贵的医律之家,若有一位医律坐镇,旁的不说,家中的掌姓人只怕都能多活十年。”

    说到此处,她压低声音道:

    “听说,当年二殿下病逝后皇后震怒,责问雅达安卓卓为何不让自己的赘婿救下殿下。

    雅达安卓卓解释说她的夫婿擅毒不擅医,且手筋脚筋已断无法行医,这才算翻过这一页。

    后来,皇后雅达安雅雅亲自帮忙,从北朝邯雍请来一位医巫,替‘那位’将手脚筋脉续上了。兴许,便是想留着今后防止六皇子再有需要时无人救命。”

    克尔瓦龙芝沉默片刻,喟叹道:

    “人总归是要活着,才能握住手中的权柄。是人,就没有不怕死的。”

    琴奢宝珈又笑了。

    “可不,所以若是这一次伊闼罗掌姓人有意为弟弟相看亲事,我可是不会谦让你的。

    我家中尚有一个亲妹妹,如今年龄与小公子正合适,咱们就各凭本事吧。”

    克尔瓦龙芝含笑颔首。

    “这是自然,我们九大高种姓从不提‘让’,只有‘争’与‘夺’——不过说好了,输了的人,可不许生气。”

最新网址:www.sjwx.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