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网 > 古仙复苏,一万狐狸拜我为师 > 604 稗官野史,杜撰帝君?

604 稗官野史,杜撰帝君?

最新网址:www.sjwx.info
    呼……

    明媚的蓝天下,西州的春风,吹在白墨药厂。

    新厂区的车间里,正有一个个工程师,忙忙碌碌,进进出出,调试生产线。

    “那天电压测试好了么?”

    “李工,过来刷个程序!”

    “老张,这边的水平标定,你来看看么?”

    新厂区产线复杂,机器数量多,复杂度也更高,又来自不同供应商,需要大量工程师参与调试。

    “……产线调试,一周内能搞定,就能正式投产了!

    “新招收的工人,也都在进行培训了。

    “半个月之后,就能进行试生产。”

    车间门口,铁十八拍着胸脯,对白墨做出保证。

    白墨点点头,感觉铁十八这家伙,确实靠谱!

    旁边的郑宇专家,也跟着喜气洋洋。

    “我们的一些自动化设备,也在里面,配合调试了。”

    陆任峰也从上京赶来,站在白墨身旁,满面春风。

    “嘿嘿,你们速度够快,我也不拉胯!

    “作为原材料的仙药,第一批次,已经运过来,额……那不就是么!”

    他伸出胳膊,指指不远处厂区内部路上“刷刷”驶过的一队厢货车。

    这一辆辆厢货车看起来灰扑扑,破破烂烂。但行驶姿态极其之稳,是妥妥的仙委会特种车辆,原来灰扑扑外表只是一层伪装色。

    白墨轻轻点头。

    他脚下的狐狸徒弟绿豆糕,斜挎着青铜小药箱,也挺胸凸肚,跟着师父一起点头。

    “嗷!”

    便听陆任峰继续道。

    “我们拿下了大量的梦境外溢区域,开发了大量的药田,种植了大量的仙药。

    “这一队厢货车,便装载了我们所有药田,六成的产量!”

    白墨轻轻点头。

    老陆这人,确实挺够意思。

    只不过……这一车车的序列九、序列八药材,就占据了总产量六成?

    现世的仙草种植产业,总体来讲,果然水平不高啊?

    正感慨,便见老陆突然低头,看到绿豆糕斜挎的小药箱。

    “仙兽背着個箱子干什么?”

    不等白墨回答,便见仙兽满脸的每一根绒毛都写满冷酷,抬起狐爪,拒绝回答这问题……

    “嗷!”

    ……仙兽的事情,少打听!

    ……

    呼……

    呜……

    冷风灌进王庭,吹得天花板的灯泡摇摇晃晃。

    而灯光下,一张张桌子上,一台台电脑前,一个个人,也跟着影子摇晃。

    他们男女老少都有,此时一个个忙忙碌碌,“劈里啪啦”敲着键盘,处理各种情报。

    而王庭最深处,青铜高台上,年轻男人穿着花花绿绿长袍,正捏着一只血红色蜈蚣,轻轻逗弄。

    “……额,所以说,丹道途径的天宫传人,其实也就在序列六,只有三尊知识容器?”

    他身旁西装革履的大弟子,连忙点头。

    “对的,师尊。”

    这年轻男人,名为百闻王侯,蛊道途径,擅长收集信息,分析情报,判断局势。

    在古仙朝,就干着情报贩子的勾当。

    来到现世,也仍然没有改行,把蛊虫派到九州,派到世界各地,收集各种各样的情报,分析天下局势。

    他的蛊虫没什么攻击性,只管看,只管听,又足够隐蔽,也不去招惹真正的狠茬子,因此一直还过得挺滋润。

    此时,他皱皱眉头,从徒弟手中接过一张打印纸……纸上是仙委会半年内,所有的仙草产出!

    看了一会儿,又思量许久,从旁边的文件夹里,取出厚厚一摞旧的文件,“哗啦啦”翻阅。

    而这些文件上,密密麻麻记载的,全是丹道途径相关的情报!

    比如说,丹道途径天宫传人遇袭逃亡……

    比如说,西州boss用出幻想工具归墟瓶,干掉山魈王血……

    比如说,西州boss重开黄泉鬼门,大败红蛇……

    比如说,某圣地传人被秘脑办救走,目前下落不明……

    这些文件一桩桩一件件一条条,列清了所有事件发生的逻辑,列清了每一次事件中,西州boss展现的生产力水平和仙术水平。

    王侯一边看,一边皱眉,一边思考,一边分析。

    “首先,西州boss和天宫圣地一脉,没有很密切的牵扯。

    “他对那一脉不感兴趣,那一脉对他多加防备。

    “其次,西州boss表现出来的生产力水平相当高,但都集中在仙草种植和培育。

    “他没有展现过丹炉,也没有用过丹。

    “所以……我觉得,西州boss,或许,他,没有丹?他在仙工业复苏的浪潮里,落后了?”

    他的大弟子在旁边,一边听师父分析,一边把这些,都刷刷刷记录下来。

    便到这里,微微错愕。

    “师父,他……他没有?”

    王侯咧嘴一笑。

    “是不是会不符合直觉?

    “哈哈哈哈。

    “他一直以来的表现,都是深不可测,都是不可冒犯,都是足够强悍的。

    “但……我们搞情报的做事情,不能只凭印象,不能被空城计唬住啊。

    “我们靠的是信息,是逻辑,是推理。

    “如果天宫、圣地一脉,与西州boss密切合作……

    “如果天宫、圣地一脉,确实保留了丹工业复苏的后手,就像天生玄黄葫芦、千山灵磨、丹器工坊那种后手……

    “如果这后手,和西州boss的生产能力结合起来……

    “那么,西州boss很可能,就已经有丹了!

    “但目前,所有这些如果,都并没有发生。

    “所以……把这个情报,还有我的分析,都卖出去吧!

    “机会来了!”

    ……

    哗啦啦啦……

    回到实验室里,坐回实验台前,狐狸徒弟绿豆糕,立刻打开斜挎的小药箱,取出茶杯、茶壶、茶叶,给师父冲了一杯茶。

    “嗷嗷嗷!”

    白墨笑着接过,轻轻抿了一口。

    仙草实验班的同学,和一群实验员们,一个个有说有笑,还在进行【九毒散】的调配实验。

    这玩意儿有剧毒!

    好在同学们经过这么些天,已经有了足够的安全操作意识,知道谨小慎微。

    万博城拿着笔记本凑上来。

    “白墨专家,我想找你求教一个数学题……额……你这喝的是什么?

    “好像这半个月,你喝的都是这种,仙兽背着的茶?”

    白墨展颜一笑,没有回答。

    “看题吧,你要问什么?”

    这个茶,不太好解释!

    狐狸山发现最强丹器,分子齿轮组之后,白墨就想把它融入到燧火丹里。

    而经过一番研究后,最稳妥、最靠谱、最完美的办法,就是口服!温水送服,每天三次,连续十五天!

    咕嘟嘟……

    却是白墨仰脖,喝干了杯中最后一口。

    感受到丹田的燧火丹,又发生一丝丝变化,又吃进更多丹火,又似乎终于量变积累成质变,变得与以往大不相同。

    他微微蹙眉,稍稍感受,满意而笑。

    便看向万博城递来的本子。

    “我看看……”

    ……

    呼……

    风吹进王庭。

    吹皱了灵磨王侯手中的文件。

    “这……

    “西州boss与天宫圣地一脉,不和?

    “好像,很有道理啊。”

    天宫圣地一脉手里到底有什么,有没有关于丹工业的后手,其实他们也说不准。

    但如果双方不合作,那西州boss就一定造不出丹!

    “现在不合作,不等于以后不合作。

    “或许,这还真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窗口?”

    他抬起头,看到自己这大殿中央,青铜鼎里,一颗颗小孩头颅模样的阴风丹,已经堆成了小山!

    如果这一次,能抓住机会窗口,干掉西州boss,打烂九州,那这九州的祖血人类,不就随便他予取予求?

    “到那时候,岂止是这一鼎阴风丹?

    “有足够多的祖血,我可以炼制十鼎,百鼎,千鼎!

    “嘿嘿嘿嘿!”

    ……

    呼……

    冷风灌进王庭,吹到王庭最深处,吹乱王侯的银发如瀑。

    这是仙器途径的,银光王侯!

    此时,一手捧着情报,眯眼阅读。

    一手把玩灵器小刀,让这小刀如蝴蝶般,在他指缝间穿梭飞舞。

    “机会窗口?

    “额……以他的仙术水平……我这灵器飞鱼刀,恐怕也不够用啊。”

    尤其,他这飞鱼刀,是在白鸥地区,用了大量的杂血炼制成,刀身暗淡无光,灵性微弱。

    “两把飞鱼刀,也不行。

    “三把飞鱼刀,也够呛。

    “一百把,或可一战。

    “如果真要打的话……”

    他抬起头,看到这王庭中,一把把灵器飞鱼刀,密密麻麻,如同水中游鱼,“飒飒”声中,飞满整个大殿,共计一千三百六十一柄!

    “……好像也,确实是个机会。

    “干掉他,就能用九州祖血,就能炼制更纯粹,更好的,灵器!

    “就能再造一千柄,两千柄,三千柄!”

    ……

    “嗯?”

    实验室里。

    白墨刷刷刷写完一道题,把本子递还给万博城。

    “你这是,在自学拓扑学?”

    万博城接过本子,一边看着,一边点点头。

    “对啊,没办法啊,陈老师被调走了,听说有什么重要的科研任务,继续支援。

    “不只他,李方明教授,也被调走了。

    “也不知道他们啥时候能回来……”

    陈文泉?

    李方明?

    该不会是仙器研发那里,把人给调走了?

    白墨微微一愣。

    调走李方明,可以理解,老李是个相当有水平的数学家,称他一声“大数学家”,也不为过。

    可调走陈文泉,是几个意思?老陈这半斤八两的水平,也被看上了?

    人手都这么紧张了?

    ……

    “把我弄来干嘛?

    “人手都这么紧张了?”

    会议桌旁,密密麻麻坐了一圈人。

    陈文泉揉揉昏花的眼睛,情绪颇有些崩溃。

    这什么“数学新领域”“全新数学工具”“全新体系”……他完全啃不动!

    一天天坐在这里,头晕脑胀,已经神经衰弱了。

    坐在他右边的李方明,一边“刷刷刷”推演,也时而抬头打瞌睡。

    “啊……我……我总觉得,这好像是白墨专家的手笔……”

    而李方明右边,来自上京的数学家,了解更多一些。

    “哈,说的太对了,就是白墨专家搞出来的!”

    一群人没白没黑的搞,到此时,都面色憔悴,顶着黑眼圈。

    但进度都不怎么快……

    因为这玩意儿,确实有点太复杂,太抽象!

    吱嘎……

    门打开,莫主任走进来,身后带着送糖水的餐车,满脸堆笑。

    “各位,辛苦了啊!

    “我们大家,都别懈怠,都努力一下!

    “完成最初的攻坚克难环节,等一切进入正轨,就能放松放松了!

    “我们九州的仙器事业,就在各位的笔下,就在各位的草稿纸上,大家,加油!”

    听着数学家们稀稀拉拉的掌声,莫主任打完鸡血,又开始分发糖水。

    “来吧,绿豆海带核桃汤,补充脑力,大家都多喝点!”

    ……

    “呼……”

    仙器研究所。

    陈语醒瘫坐在椅子上,长长吐出一口气。

    他已经快要累死了,此时脑袋胀痛,脑门流汗,脸色苍白,整个人仿佛虚脱。

    桌上这份《现代科学解读仙药炼制(下篇)》,在今早上,通过审批,来到他手里。

    然而,这才是噩梦的开始。

    帝君不知道去哪了,一直没冒泡。

    他自己追赶进度,攻读这篇文章。

    可读了一上午,读得自己眼冒金星,脑袋昏昏,也才只读懂一点点皮毛。

    “唉……帝君去哪了……他不应该全知全能,无所不在么,怎么还缺席……”

    想到这里,陈语醒突然脑海中,闪过一个古怪的念头。

    “好像……帝君其实也,不怎么强?”

    一直以来,帝君展现的实力,也没有太夸张。

    一直以来,帝君想做的事情,也没有太顺利。

    甚至帝君常常会无能为力,比如说,田魏明这么一个普普通通的猥琐官僚,就硬生生把帝君给卡住了。

    “这怎么回事?”

    他仰躺在椅子上,脑袋越来越沉,越来越累,整个人眼睛一闭,进入梦乡,去到梦中仙境。

    梦中正是黑夜。

    茅草屋里,一盏孤灯照亮。

    师父蹲在灯光下,正收拾一些铜板、石板。

    “师父,你在干什么?”

    古仙师父抬起头,笑道。

    “咱这茅草屋里,太乱了,我稍微收拾收拾,把没用的文献,都给它丢出去!”

    陈语醒点点头,连忙弯腰,帮师父一起收拾。

    这都是符箓途径的文献,有些是序列九,有些是序列八,都是他和师父一起挖出来的,他也都看过。

    “这些序列八的,算我们的高序列文献了,都留下吧。”

    陈语醒拿起一块文献,给师父看。

    突然看到,这铜板表面的字。

    【……倒戈帝君,博闻强识,聪慧冠绝古今,通晓天文地理,擅长文章数算……】

    不久前,他和师父一起,看过这块铜板。

    那时候还讨论,说倒戈帝君是哪一位?

    符国历史上,有空蔓帝君,有瓜文帝君,有枯花帝君,倒戈帝君难道是远古时候的帝君?

    可看这石板上的文风、文字,又不像远古时候遗留,反而像是和空蔓帝君同个时代,就在仙朝覆灭前后。

    那时候,他和师父一起猜测,说这文献中记载的,八成是野史!

    而这所谓倒戈帝君,八成是无聊之人杜撰出来的!

    “呵,这序列八的野史,好像也没啥用处了……”

    说着笑着,陈语醒突然意识到,好像就在他们师徒挖到这铜板,看过这铜板,知晓“倒戈帝君”这名号后……

    师父的脑海中,才出现那一尊污浊帝君的?

    (本章完)

最新网址:www.sjwx.info